快要消失的靈魂 他們在對話
永恆地停留在那短暫的空間裡 等待一切崩壞

靈魂跟著靈魂在跳舞 伴隨著失樂的韻律
莫視舞台外的崩塌 迎接更多靈魂的到來

我們的情感消失得無影無踪
在消逝的日子裡 對你的記憶恍如一個謊言

一百年光景只有徒勞
但既然已看透身邊一切的脆弱 亦厭倦你口裡說:是為了你好
我們來合力拉倒一切吧 還差一點真的以為可以屹立不倒

驅逐靈魂 保留了軀殼 內心空洞 從沒期待醒覺
存在是一種幼稚 盲目才是生存之道
那一種才是歪理不再重要 歪理已成為城市中不可或缺的元素

歷史記載了我們的愛情 卻證實了愛不一定是永恆
而你沒有從一而終 最後空樓即使保存下來 曾經擁有也不代表會被歌頌

Back to Top